力量下沉让社区成为坚强堡垒

力量下沉, 让社区成为坚强堡垒

——二论打好武汉保卫战、湖北保卫战

一个合适的寄宿家庭会给留学生们以后的学习生活带来很多积极的帮助,多了解这方面的讯息,有助于您对在加拿大寄宿家庭生活的具体情况有个更全面和直观的认识。

疫情防控是一场保卫人民群众生命安全和身体健康的严峻斗争。让防控力量切实向社区下沉,让同舟共济、群防群治的合力不断在社区凝聚,把各项工作抓得再扎实一些、再细致一些,我们就能守好联防联控的第一线,为打好武汉保卫战、湖北保卫战筑牢基础。

第二点,家长不要对寄宿家庭抱有不切实际的期望,也不提过高的要求。寄宿家庭一般负责提供每个学生一个带窗户的单间以及一些基本家具和生活用品如枕头毯子等床上用品。提供每天三餐的健康食物,以及洗衣和干衣设备。

“社区是疫情联防联控的第一线,也是外防输入、内防扩散最有效的防线。把社区这道防线守住,就能有效切断疫情扩散蔓延的渠道。”2月10日,习近平总书记在北京调研指导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防控工作,深刻强调了社区在疫情防控中的阻击作用,明确要求使所有社区成为疫情防控的坚强堡垒。

家长与学生不管用何种方式选择寄宿家庭,都要仔细考察。通过有经验负责任的中介找到声誉好,有爱心的寄宿家庭,对留学生顺利完成学业都有良好的促进作用。

第四种是由留学生当地亲戚朋友来介绍寄宿家庭服务。

第一点,由于一个寄宿家庭最多接收两名留学生,房东不能接受和学生无关的其他人员临时居住,房东也必须居住在这个家庭里面。

第四点,在寻找合适的寄宿家庭时,家长和学生一定要看清楚各种和费用相关的条款。比如通过不同地区的教育局安排的寄宿家庭服务费用,有的需要支付两个月的定金,有的需要一次支付一个学期或者全年费用。

为了给学生找到合适的寄宿家庭,顺利的度过高中生活,家长在寻找寄宿家庭的过程中,还必须注意以下几点:

如果学生对寄宿家庭不满意需要搬离一般需要提前一个月或者两个月通知寄宿家庭。学生假期或暑期回国,不论时间长短,有的寄宿家庭仍然会收取费用,但有的寄宿家庭只收取一定保管费用。具体收费方式如何,家长和学生应在签订合同时明确约定。

第二种是由中国国内的留学中介公司通过和加拿大的合作机构来安排寄宿家庭服务。

现在疫情防控正处于胶着对垒状态,湖北和武汉疫情形势仍然十分严峻。2月11日凌晨,武汉市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指挥部发布的第12号通告,依据相关法律法规和一级响应相关要求,决定自即日起在全市范围内所有住宅小区实行封闭管理。这是在前期工作基础上,为坚决遏制疫情扩散蔓延势头进一步采取的有力措施,是在当前形势下控制源头、切断传播途径的必要之举。

Homestay是指为未成年的,没有直系亲属陪伴的外国留学生,在其所留学国家以有偿服务的形式,提供住房与生活基本设施的家庭。未成年留学生出国,除非学生选择在私立寄宿学校上学,就读公校,走读私立学校等都需要寄宿家庭服务。

第三点,Homestay既是一种“家庭”的表现形式,同时也是一种商业行为,因此为保护双方利益,签订合约必不可少。家长通过教育局来安排的寄宿家庭一定会签订合约,通过中介机构或者自己亲朋好友来安排的寄宿家庭,也需要签订正式的合约,明确双方的权利和责任。

由于加拿大每个省有自己独立的教育体系,对未成年留学生入学要求也不一样。如BC省未成年留学生不能直接申读12年级,必须上满两年课程才能毕业申请大学。而安大略省就没有这样的要求,国内高二或高三的学生可以直接申请读12年级。因此,这一年龄段的留学生也都集中在多伦多。

留学生在申请留学办理签证的时候,必须办理监护公证。监护材料有两份,一份是加方的监护人在加拿大的律师事务所公证的监护信,一份是中国家长在公证处公证的父母授权监护人的公证。学生在入境前需要将自己的联系方式行前信息告知监护人,监护人有其应尽的义务,并且移民局会抽查监护人。如果学生的监护人在学生入境后对学生情况一无所知,而且又被抽查的话,后果很严重。

从数据上来看,目前未成年留学生集中在安大略省和BC省。其中安大略省未成年留学生占比百分之四十五点四,BC省占比百分之二十五点四。在这其中,来自中国的留学生占比百分之二十八,数量位居世界第一。

在加拿大,为这些留学生提供寄宿家庭服务的家庭可分为三类:华人移民寄宿家庭,当地西人寄宿家庭以及其他国家的移民寄宿家庭。不同主人的寄宿家庭,会给留学生的寄宿生活带来不同的利与弊。由于寄宿家庭是孩子生活和学习的主要场所,除到学校上课外,留学生大部分时间都待在寄宿家庭里,选择一个合适的寄宿家庭,对留学生、留学生家长、孩子的加拿大监护人都非常重要。

通常情况下,如果学生违反寄宿家庭的规定,在被寄宿家庭驱逐的情况下,已经支付寄宿费不会退还。

它的利处是留学顾问对寄宿家庭情况非常了解,选择寄宿家庭的时候会事先和房东见面,了解寄宿家庭的背景,生活方式和饮食习惯等以及寄宿家庭周边环境,交通出行是否便利,可以为留学生和家长提供较为详细的信息以供参考。

在加拿大,每个省和地区会确定达到成年的年龄,即法定成年年龄(age of majority)。如果低于这个年龄就属于未成年人(minor child)。安大略省法律规定成年年龄是十八周岁,BC省则是十九岁。根据加拿大的法律规定,未成年的学生在加拿大留学期间,需要有加拿大的公民或者是永久居民充当监护人。同时,对12岁以下的留学生则更苛刻,必须由父母或直系亲属照顾和陪伴,不能由加拿大监护人做监护。

它的利处是寄宿家庭都是英语家庭,在教育局有备案,无犯罪记录背景。其次,寄宿家庭费用相对比较低,在温哥华地区,教育局提供的寄宿家庭服务费用约$900~1000/月。

社区防控点多面广,形势复杂多样。做到不落一户、不漏一人,做到“四类人员”集中隔离收治,任务十分艰巨。防控力量向社区下沉,立足的是社区防控人手不足的现实,吹响的是以社区为重点抗击疫情的“集结号”,致力于通过快速有效整合各方力量,增强社区防控合力。防控力量向社区下沉,不只要求“身到”,更要求在“心至”中担当作为。必须以疫情防控工作成效来检验和拓展“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主题教育成果,发挥基层党组织政治引领作用和党员先锋模范作用,把社区居民发动起来,将防控措施落实到户、落实到人,群防群控,稳防稳控。

第一种,寄宿家庭由申请人所申请的学校来安排(如公立教育局)。

在儿童单独出行方面,加拿大法律规定八岁以下的儿童,任何时候都必须有成年人陪同,不能单独在家或者单独旅行。八到十一岁的儿童如需单独乘飞机旅行。那就必须办理无成人陪伴儿童乘机手续。搭乘的飞机必须是直达班机,不同的航空公司各自有具体的规定。

第三种是由加拿大本地的留学中介申请和安排寄宿家庭服务。

不落一户、不漏一人不是一般性要求,而是必须不折不扣完成的硬目标。防控力量向社区下沉,既是人员数量的下沉,更是行动重心的下沉。必须突出“严”字,进一步抓好地毯式追踪、网格化管理,避免潜在传染源成为“行走的”传染源,对不听劝阻的,依法依规严管,做到严防死守、不留死角;必须锚定“准”字,无论是小区进出人员登记、体温检测、环境卫生整治等防控事项,还是信息核查、抗疫宣传、生活物资补给等工作内容,都应该体现精准施策的要求,有针对性地解决问题,把工作抓实抓细;必须聚焦“效”字,处处注重有效落实,时时检视实际效果,既确保社区防线严密,又充分照应居民合理必要的需求,尽可能保证社区有序运转。

可以找委托监护人。学生的监护人必须给学生一份经过公证的合乎法律的声明。监护人可以由家长委派,也可以由申请人所申请的学校来安排(如公立教育局)。如果家长没有人选可以委派,则可以通过留学中介找他们在加拿大的后期服务合作方,为学生提供监护人服务。加拿大监护人必须和未成年人住在同一个城市或同一个地区。比如说学生在温哥华留学,监护人当然就必须住在大温哥华地区;如果学生在多伦多留学,监护人就必须住在大多伦多地区。

家长们要理解到,寄宿家庭服务实际上是一种有偿服务,通过双方的约定,你每个月给寄宿家庭支付一定的费用,寄宿家庭帮助照顾你的孩子,提供孩子留学期间的起居饮食服务。一般来说,本地律师和医生这些高收入中产阶级家庭不会提供寄宿家庭服务。

怎么能找到合适的寄宿家庭呢?

这时,家长需要了解清楚国内留学中介对当地寄宿家庭状况是否熟悉,寄宿家庭背景是否可靠等等。

弊端则是寄宿家庭由教育局随机安排,留学生无法事先接触和了解,需要较长的时间来磨合适应。由于都是外国人家庭,学生由于初来乍到一般有语言障碍,和寄宿家庭的沟通可能会出现困难。

未成年人满十五岁以后可在北美单独出行。留学生单独出行,出入海关必须携带加拿大监护人的姓名,地址,联系电话,就读学校的信息,还需要父母一方或者双方的都同意的单独旅行信函。必要的时候,还需出具监护证明。这样事先有所准备可以避免很多不必要的麻烦。

如果家长不在加拿大,也没有亲戚朋友在加拿大,该找谁给学生当监护人呢?

Homestay毕竟带有一定的商业味道,家长和学生对此要有一个合理的期待。如果寄宿家庭的所作所为的确差强人意,学生认为受到不公正的待遇,自己有不满意之处也大可不必一味忍让可以选择搬离,也可以向房东正面提出问题和你的不满。严重的时候,留学生也可以选择报警处理。

一般来说有这样几种途径:

值得注意的是,家长,学生,监护人和寄宿家庭必须保持一个正常的沟通,如果发生问题,应该由监护人或者安排寄宿家庭的机构或者顾问介入并帮助解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