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BG》开发商新游《Prologue》不是《PUBG2》甚至不是射击游戏

昨天在TGA短暂亮相的《PUBG》开发商新游《Prologue》在玩家眼中依然是个谜,极短的预告片并没有告诉玩家答案,反而留下了更多的问题。游戏的官方网站已经上线,但并没有什么实质性的内容。

“对我来说,这是旅程中的第一步。”Greene表示,“我们创立的工作室,并且将实验新技术作为目标。现在我们完成了建立新技术的第一步,而《Prologue》是我们踏入新世界的第一步。我想有一个机会可以在全球范围内传递一些新东西。”

Greene的话非常模糊,但他确实肯定地表示了《Prologue》不是《PUBG 2》,甚至不是一款射击游戏。他还表示自己现在这个职位有高度自由,“这些机会不会经常出现,你不会每天都有机会开展一个全球IP。”

王维维认为,相撞后,孙女士劝阻老人等待男孩家长的行为属于正当劝阻行为。“针对原告方提出的三点质疑,第一,无论是老人和孩子谁先撞了谁,都应主动下车并救助受伤男孩、等候其家人或警察;第二,针对孙女士到底有没有监护孩子的义务,原告方并没有提供有效证据证明。”王维维说。

今年9月,信阳某小区一名骑自行车出行的老人与一名男童相撞后欲离开,被小区另一居民孙女士阻拦后不久倒地身亡。两个月后,孙女士收到平桥区人民法院的传票。离世老人的家人向她与小区物业提起诉讼,索赔四十余万。12日庭审现场,原告认为孙女士恶意滋事、侵权行为,是老人发病猝死的诱因。被告认为,被告已尽了救助义务,且离世老人此前患病,两周前曾被下达病重通知。双方对于孙女士和男童之间是否有监护关系也持不同观点。 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 张冰晶 郭一鹏

本报记者联系上了被告之一孙女士,她表示庭审当天自己没有出庭,而是全权委托代理律师。“当时在小区门口,一名老人骑着自行车和一个小孩相撞了,小孩被压在车子底下,哇哇地哭,我就过去把小孩扶起来,结果发现是我儿子幼儿园的同学。”孙女士告诉记者,当时看到孩子脖子有伤,还在流血,她就用微信给孩子的母亲打电话,可没人接电话,于是她就喊旁边的人赶快去喊孩子妈妈。“当时看到孩子受伤了,但老人并没有下车查看孩子的伤情,后来看到他要走,我就说你等一下,老人就不高兴了。”孙女士说,随后她走到车前阻拦老人离开,老人的情绪比较激动还骂人。后来,小区保安也劝阻他不要骂人。“他还是继续骂人,和保安也起了冲突,我就报警了。”

从下午3点至晚上8点,控辩双方法庭上进行了5个小时“交锋”,最终,法院宣布休庭,将择期宣判。

孙女士表示,报完警后老人就坐在石墩子上面,在等警方来的时候,他一下子趴到地上了。“我一看就赶紧拨打120。”孙女士告诉记者,当时情况比较着急,自己拨打了两次120。但因为她自己并不懂急救知识,所以并没有上前搀扶老人。孙女士说,由于儿子很害怕,于是就带着孩子离开了一会儿。孙女士说,后来接到电话说救护车到了,自己就回到了事发现场。经过半个多小时的抢救,老人不幸身亡。孙女士说,她在与警方解释情况时,郭某的大女儿冲过来殴打了她。

控辩双方法庭上5小时“交锋”

12月12日下午3点至晚上8点,“与儿童相撞离开遇阻老人猝死案”在河南信阳市平桥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法庭上,原告三人,离世老人的妻子刘女士和两位女儿均到场,并有两位律师;被告方孙女士的两位律师和物业公司的一名法务人员到场,同时还有两名保安和两名涉事小区业主作为证人。令人意外的是,作为被告人之一的孙女士没有出庭。

原告方认为,孙女士的恶意滋事、侵权行为是郭某发病猝死的诱因,二者之间有明显的因果关系。

朝中社表示,朝鲜国防科学家在当地荣幸地受到了党中央的热烈祝贺。

事发两周前曾被下达病重通知

受伤孩子母亲李女士则说,对孙女士帮助孩子的事情表示感谢,此前和孙女士不是很熟悉,自己并没有委托孙女士照看孩子,因为自己家与事发现场很近,所以孩子一个人跑去玩儿了。此前只知道孙女士是孩子同学的母亲,如果需要她愿意出庭作证。

本文由游民星空制作发布,未经允许禁止转载。

其三,老人倒地挣扎不起时,被告孙女士不是积极救治(离现场不足20米的地方就是社区医疗点)而是先漠不关心、麻木不仁、近乎儿戏地录像拍照,而后,在打完120电话后,放弃受伤的孩子和垂亡的老人。尽管原告方认为孙女士拨打了“120”救援电话,但同时表示,这不能说明其尽到“有效”的救助。

是老人发病猝死的诱因

除了涉及孙女士外,涉事小区物业公司也牵扯在内。原告在此前的诉状中表示,事发区域小区南门为该小区非机动车和行人正常通行必经通道,物业公司应保证行人及非机动车辆正常通行。事发时,小区南门区域被在此休闲的众多人员严重堵塞,其委派的小区保安无人制止,导致小区居民正常通行受阻,导致老人郭某与小孩发生碰擦并发生争执后不治身亡。被告物业公司应担负对小区管理不善的责任。

王维维告诉记者:“本案发生前不久,9月4日,57岁的郭某(离世老人)便因‘意识不清伴肢体抽搐’等病症被医院下达病重通知书,被诊断为‘右侧脑梗死,继发性癫痫,高血压病3级(极高危),阵发性心房颤动等’。”根据医院病程记录,郭某及其家属于9月16日在其身患各种高危疾病的情况下,自行要求出院(主治医师为此还请示了上级医师后才予以办理)。

记者了解到,当天历时5个小时的庭审过程,控辩双方进行激烈“交锋”。争议焦点主要有4个方面:1、孙女士的劝阻行为是否构成侵权;2、孙女士的劝阻行为与老人死亡是否有直接的因果关系;3、孙女士是否有侵害老人的主观过错;4、孙女士是否应该承担赔偿责任及承担何种责任。

12月13日下午,记者试图与原告,也就是离世老人郭某的妻子刘女士取得联系,可电话一直无人接听。不过,从庭审现场双方的“交锋”来看,原告方表达了起诉孙女士及物业公司的缘由。

原告方认为,是奔跑嬉闹中的孩子在小区出口通道上碰到了郭某正常行驶的自行车,而且这名孩子是被孙女士带出来玩的。原告方同时表示,在没看到实情的情况下,孙女士一口咬定是郭某撞了孩子,且长时间纠缠、阻拦已声明自己有事要办的郭某,在阻拦中拉扯、推搡郭某手中的自行车。

针对原告方提出的当时郭某倒地,孙女士只是拨打了“120”,并没有进行后面的救助的问题,王维维表示,孙女士不具备医学专业知识,不具备准确判断郭某的病症和应当采取何种救治措施的能力。“基于普通人对现场情况的合理判断及经验,及时拨打120,请专业的急救人员前来救治就是最正确的办法,孙女士已经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尽到合理及时的救助义务。”

原告方表示,孙女士首先具有疏于监管有监护义务的未成年人罗某天的监护责任和过错;其次,在小孩受伤且并没有看到碰撞真相的情况凭主观臆断和自私、避责心理盲目诬赖郭某撞到了孩子,导致郭某在受气、疲惫交加中诱发和加剧自身疾病,当场倒地猝死,具有明显的民事过错及责任;

2019年9月23日,河南信阳的孙女士在小区门口阻拦了与男童相撞后试图离开的同小区老人郭某,双方发生争执,孙女士选择报警,5分钟后郭某倒地身亡。两个月后的11月21日,孙女士收到了信阳市平桥区人民法院的传票。郭某的家人将孙女士与事发小区的物业公司——河南省兰庭物业管理有限公司信阳分公司作为被告告上法庭。死者家属要求被告赔偿原告402647.54元,并由孙女士向原告赔礼道歉并张贴文字道歉信不少于30日。

12日晚,被告之一孙女士的代理律师、北京市中闻律师事务所合伙人王维维接受了本报记者采访。

小区物业公司也被牵扯在内

报道同时表示,朝鲜近期接连取得的国防科研成果将适用于进一步夯实该国可靠的战略核战争遏制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