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医疗服务并购回顾寒冬中的小阳春成功先例和新入局者

模式创新的投资价值到底在哪里?也许关于这个问题,2019年医疗服务和智慧医疗并购整合领域的逆市回暖能够给大家带来不一样的思考。

浩悦资本通过回顾2019年的医疗服务和智慧医疗并购整合交易,和过去几年来医疗服务战略整合的成功先例,我们发现无论是万众瞩目的龙头品牌名花易主,还是一批小而美的公司得到战略方青睐,在寒冬下的并购整合进一步呈现百花齐放的态势,都显示着模式创新的战略价值正在逐步显现,而这也许将成为未来医疗服务投资的新取向。

3、投资架构:控股投入大但能保证机构话语权,少数股权灵活度高但战略协同性差;

3、寻求AI/信息化手段为既有产品赋能的医药/器械企业(北陆药业、麦克奥迪);

*总成交金额及平均成交金额均基于已披露交易信息统计,未计入未披露金额的交易

在2019的资本寒冬下,我们看到仍有一些机构和企业“逆流而上”,以可观的估值完成并购:新风天域13亿美元估值收购和睦家,和睦家实现“另类借壳”成功登陆美股,成为年度业内最大金额并购案例;同时阿里入主美年健康、中国医药控股重庆医药健康、方源资本及春华资本入股老百姓大药房,交易金额均超过了40亿,带动今年的平均交易金额也再上了一个台阶。

综上所述,浩悦资本认为,未来医疗服务领域并购的重点在于这七点:

1、龙头价值逐渐凸显:头部医疗服务标的经过多年领域深耕,在用户覆盖、渠道建设、团队储备等方面,都建立起了较高的壁垒,尤其是一些民营专科龙头,是具备高度稀缺性的投资标的。而历经时间历练的医疗服务公司将愈将凸显其价值,包括良好的现金流、口碑和用户粘性、优异的服务内容可延展性,都使得优秀的医疗服务机构长期受到战略投资人瞩目;

2、积极向大健康领域转型的软件企业(荣科科技、朗玛信息);

而从并购的企业类型可以看出,线上医疗服务的未来趋势,将是医疗产业各环节的巨头或达标企业随着技术和模式的成熟,从而寻求进一步补全自身产业链结构或新的业务增长点,因此在专科领域的“一致性”(如医药/器械厂家并购对应专科的AI企业)以及产业体系的“协同性”(如平安好医生收购海典软件)将是线上服务并购的重要评估依据。

2019年并购回顾:战略整合迎来“寒冬中的春天”

2019年成功并购案例分析:龙头机构大展身手

*表2:2018-2019年国内线下专科医疗服务领域并购案例分布统计

通过分析近年来线上医疗服务并购案例,我们可以看出,出手机构主要包括了:

武汉科技大学在矿业和冶金领域享有盛誉,毕业生颇受业界认可,就业质量很高。据该校2019届本科毕业生就业质量年度报告显示,学校本科毕业生就业率为96.01%,毕业生平均月薪为6247.64元。

6、成长型和估值:卖方标的的单店模型、可复制性、盈利能力和成本结构都是重点考察指标;

武汉工程大学不仅是湖北省重点建设高校,也是国家“中西部高校基础能力建设工程”高校、湖北省国内一流学科建设高校,其化学、材料科学和工程学3个学科进入ESI全球前1%,进入数量位居省属高校第一。在一些大学排行榜上,武汉工程大学的位次甚至超过湖北大学,比如U.S.News2020世界大学排名,湖北大学排世界第1215位、武汉工程大学排世界第1205位。

湖北工业大学现有1个湖北省“双一流”建设学科,1个湖北省优势学科、5个湖北省特色学科、4个湖北省重点(培育)学科,2个湖北省优势特色学科群,其在轻工和食品领域颇有名气,软科2019世界一流学科排名,湖北工业大学食品科学与工程排名进入世界前300位。

同时展望2020,医疗服务并购市场的潜在机会有望出现在以下几个领域:

现在的武汉科技大学为湖北省属重点大学,拥有湖北省属高校第一个国家重点实验室、第一个国家工程研究中心。软科2019世界一流学科排名,武汉科技大学冶金工程、机械工程、材料科学与工程、化学工程、矿业工程等5个学科排名进入世界前500位;第四次学科评估,武汉科技大学有十一个学科排湖北省属高校第一。

而上述成功案例的交易双方在“跨界协同效应”和“产业链整合”这两方面都具备良好的契合度,因此取得了良好的后续发展;那么,在未来的市场中,我们该如何去判断和发现潜在的并购机会呢?

3、智慧医疗方兴未艾:我们注意到2019年智慧医疗并购案例从2018年的3起增加到了9起,众多医疗信息化和传统医疗巨头纷纷布局,且大多是交易额未过亿的中小型项目,说明在智慧医疗领域,战略整合者的诉求呈现多元化,无论是团队价值、技术价值还是流量价值,“小而美”的智慧医疗项目只要拥有独特竞争力,也会获得战略投资者的青睐。

3、符合自身业务转型或落地(针对互联网企业而言)方向和诉求的机构。

随后谈到联赛中的U23政策,在场嘉宾直言有了政策还是这样,是自身的缺陷造成的,王长庆随后表示:“奥运会适龄球员是不能超过23岁,我们当初中国足协定的是U23就有些问题,这个政策是希望年轻球员多出场,多得到锻炼,应该U21和U22才合理,U23的话明年国奥就是超龄球员了,这个值得去反思,我们和韩国的比较,我们其实一直输在起跑线上,我们年轻队员和老队员差距越来越远了。”

2、退出前景得到认可:由于整体资本环境遇冷和IPO退出渠道尚不通畅,医疗服务私募融资领域遇冷的趋势下,前几年部分医疗服务项目的估值泡沫消退,整体行业估值水平进一步回归合理,资本的寒冬正是战略整合的春天,越来越多战略投资人认为当下也是进行并购整合的好时机;

如平安医生收购海典软件,海典软件的核心竞争力在于提供完善的数字化医药流通管理解决方案,因此平安好医生此次入股,是看中了自有的药店渠道能够与海典的软件服务打通线上线下的流量闭环;通过海典产品,赋能药店,提升渠道运营效率,并向消费者提供创新的医疗产品,打造线上线下流量闭环。

并购估值倍数逐步回暖,盈利能力要求提升

2019年医疗服务领域的并购案例数量相对于2018年不降反升,同时总交易金额增长了2.2倍,平均交易金额增长了1.9倍,其中2019年超过10亿人民币金额的交易更是有5起(其中2起超过50亿)。

据该校2019本科毕业生就业质量年度报告显示,学校2019届本科毕业生初次就业率为90.19%,其中地理信息科学、运动人体科学、无机非金属材料工程、行政管理等4个专业就业率达到了100%。

以上五所大学全部是湖北省管理的重点大学,毕业生就业率均超过90%。它们实力强劲,在社会上有着一定的影响力,是公认的区域知名高校。

(镭与)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武汉工程大学建校时间不长,1972年建校,迄今不到50年。历史上曾有一段时间,武汉工程大学为“部属院校”(1980年到1998年,武汉工程大学的前身武汉化工学院由原化工部主管),1998年高校管理体制调整,才正式划归为湖北省管理,且由中央和地方共建。

站在2019-2020年的交界点回顾,我们相信战略整合的春天是得益于此前一系列医疗服务和智慧医疗领域成功的先行者案例,浩悦资本通过梳理2015-2018年以来医疗服务并购整合交易的后续发展,看到过去主要并购整合主要分成以下五个类型,其中,许多领域已不乏成功的先人经验:

2、资产投入:重资产投入风险较大,多层次、分阶段或轻重结合的投入可有效避险;

长江大学由原江汉石油学院、湖北农学院、荆州师范学院、湖北省卫生职工医学院于2003年合并组建而成,现为湖北省重点建设的骨干高校、国家“中西部高校基础能力建设工程”入选高校、湖北省“国内一流大学建设高校”,也是湖北省属高校中规模最大、学科门类较齐全的综合性大学。

线上:多个领域“百花齐放”

3、医药、器械公司上下游整合

线下:龙头机构“繁花似锦”

2、传统行业上市公司跨界转型

5、协同价值:地域、品牌、流量的资源注入,以及双方原有业务的协同都将放大资金投入的效果;

另一方面,结合新风天域大手笔收购整体仍处于亏损状态的和睦家等案例,PE倍数回升的背后说明对于有规模、有壁垒的头部标的,即使是盈利水平还不明显或仍在亏损,投资人也仍然敢于出手。同时,和睦家老股东复星医药和TPG从此次收购退出后,获利超过15亿,实现了较高的回报倍数,也反映了头部医疗机构作为长期投资标的,其持有价值是十分可观的。

1、运营团队:通过激励计划保留有经验的团队至关重要;

医疗服务和智慧医疗战略整合逆势回暖的背后,我们看到的是医疗服务和智慧医疗的战略价值正得到进一步体现:

1、期望完善产品覆盖,或寻求协同效应的医疗信息化企业(平安好医生、国新健康、太美医疗等);

4、BAT巨头持续加码医疗板块投资;

据该校2019本科毕业生就业质量报告显示,学校2019届本科毕业生总就业率为95.90%,五成以上的本科毕业生在湖北省内就业,已落实工作本科毕业生平均月收入为5642元。

武汉科技大学有超过120年的办学历史,学校可溯源至1898年成立的湖北工艺学堂。1995年,隶属于原冶金部的武汉钢铁学院、武汉建筑高等专科学校、武汉冶金医学高等专科学校合并组建为武汉冶金科技大学;1999年,学校更名为武汉科技大学。

5、互联网医疗平台寻求“落地”

从2019年线下医疗服务领域的头部交易案例可以看出,在“出手”的机构主要包括:在医疗服务领域已深度布局或有长远规划的头部基金(新风天域、方源、春华等)、以阿里巴巴为代表的互联网巨头、以国药、爱尔眼科等为代表的,寻求进一步拓宽覆盖区域的医药流通机构和连锁医疗集团、以及寻求产业链拓展和业务转型的上市公司(通化金马、同佳健康、光正集团等);而从并购标的分布来看,这些并购方寻求的标的类型包括:

据武汉工程大学2019年就业质量报告显示,该校2019届毕业生总体就业率为95.79%,其中研究生毕业生就业率为95.66%,本科毕业生就业率为95.80%,毕业生月平均薪资为5752元,毕业生对月平均薪资的满意度为72.39%。

先行者与新玩家,成功经验VS未来机会

橙县消防局发布消息,指出为了保证公共安全,美洲狮已经被安乐死。在2004年,35岁的马克·雷诺兹(Mark Reynolds)在同一个公园内骑车时被美洲狮咬死。

从细分专科来看,眼科和精神科领域的并购交易持续攀升更多是因为爱尔眼科、康宁医院等专科领域龙头的持续外延式扩张布局。而在齿科、医美、体检等带有消费属性的领域,由于公立医疗机构覆盖不足、且患者群体庞大,仍然具有较大增长潜力和投资价值。另外受到政策鼓励,一批中央和地方国资企业、房地产公司也重新关注养老和康复领域。

*图1:2017-2019年国内医疗服务领域并购PS、PE倍数统计

事情发生在当地时间20日下午4时15分,包括小男孩在内的一家六口正在公园散步,小男孩走在最前面,结果突然被美洲狮攻击。美洲狮抓住了小男孩的脖子,小男孩的父亲看见后赶紧拿背包砸向美洲狮,之后美洲狮放开小男孩连带背包一起跳入山林中,随后公园人群被疏散。

2、与自身现有业务在地域、专科或产业链方面有强协同性的机构;

据长江大学2018届毕业生就业质量报告显示,学校2018届毕业生就业率为92.62%,其中博士毕业生就业率为100%,硕士毕业生就业率为91.7%,本科毕业生就业率为93.21%。

1、地产、保险集团布局医疗

此外,国内民营医院龙头代表树兰医院和嘉会医院也分别获得了GIC与淡马锡的战略入股。综上,我们可以看出对一些专注于长线投资的大型PE,现阶段线下龙头机构具有很强的吸引力,他们进行战略投资以及并购的意愿也愈发明显。而美中宜和收购宝岛妇产,则反映了龙头机构本身为了扩大规模、增强实力,也会主动进行同行业的投资或并购。

从估值水平来看,虽然2019年医疗服务并购的PS倍数持续走低,但幅度相比2018年有所减缓,而收购PE倍数相比大幅下滑的2018,已恢复至接近2017年的水平,反映了过去一年战略整合方对于标的的盈利能力和现金流管理能力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从专科划分来看,2019年的线下医疗机构并购偏向更加分散,相比之下综合医院的并购案例2017-2019年间持续减少,说明管理难度高、爬坡周期长、同时缺乏明显增长点的综合医院,尤其是带有公立医院改制背景的综合医院标的已经逐渐变成了投资人眼中的“烫手山药”。

7、企业品牌:市场总体向好的时候,投资人并购的目的是收“资产”,但现在,其目的变成了收“品牌” – 成熟的医疗服务品牌往往代表着稳定的用户群体和巨大的拓展潜力。

1、在细分领域内规模大、技术强、壁垒高的头部机构;

2019年线下并购领域而在线上服务领域,尽管没有“爆炸性”案例的出现,但案例数量较上年有了爆发式的增长,卖方企业也覆盖了发展历史比较久的互联网医院、医院信息化建设、SaaS,以及AI辅助诊断等热门新兴领域,呈现“百花齐放”之势。

湖北工业大学是湖北省重点建设高校、国家“中西部高校基础能力建设工程”高校、“全国首批深化创新创业教育改革示范高校”,学校被湖北定位为“在湖北省高教体系中起龙头示范作用的、水平较高的骨干大学”。

湖北大学的前身是1931年创建的湖北省立教育学院,现为湖北省属重点综合性大学、湖北省“国内一流大学建设高校”、国家“中西部高校基础能力建设工程”高校。该校学科建设水平较高,第四次学科评估,湖北大学有15个学科在湖北省属高校中排名第一;软科2019世界一流学科排名,湖北大学纳米科学与技术、材料科学与工程、能源科学与工程、生物工程、化学等5个学科排名进入世界前500位。

同时,2018-2019年间,险资和“BAT”等互联网巨头都在智慧医疗并购及战略投资领域有不小的动作。典型案例比如国寿增持万达信息成为其第一大股东;百度14亿元入股东软;腾讯收购航创软件以及阿里入股卫宁健康。众多玩家的大手笔,反映了几类买家都在“抢占”医疗信息化资源,通过大数据、AI等新技术手段赋能现有业务,并实现线上+线下的复合业务模式;在未来,智慧医疗领域的并购案例数量预计还将持续上升。

5、希望通过大数据等手段提升精算和控费能力,或布局线下闭环医疗管理能力并且打造整合型医疗健康平台产业的险资公司。

医疗服务和智慧医疗并购整合“量”“价”齐升

两连败之后,国奥已经确定提前出局,魏翊东笑言,“如果赛前有人告诉我赛前和日本队取得一样的成绩,我们会喜出望外,但没想到日本队出现了问题。”在场嘉宾表示希望中国队能够进一个球,拿一分。

4、医疗服务龙头同业并购

王长庆首先表示看到了中国队与日韩乃至二线球队的差距,“足球这种集体项目没有项目,不是想办法就能提高多少的,一定要踏下心来把自己做好,下一个奥运周期我们才能看见希望。”谈到昔日队友郝伟,王长庆表示:“他接队时间比较短,有信心和态度接过球队,我们球迷对于教练组应该说声谢谢,我们队员是能力不行,不是态度不行,第一场到第二场大家拼的都非常认真,最后因为能力不行才输掉了比赛,才失去了奥运会资格。”

该小男孩目前没有生命危险。根据橙县消防局队长托尼·博马利托(Tony Bommarito)说,小男孩已经在医院就医,各项生命体征稳定。

4、行业和市场:赛道价值不仅在于自身的增长潜力,也在于是否有资本整合的空间;

回顾国奥队的两场比赛,王长庆表示:“这两场比赛我都看了,第一对阵韩国的比赛虽然结果不好大家眼前一亮,和韩国的对抗我们并不吃亏,针对性正中对方下怀,但是对于乌兹别克的比赛在完全被对方反抢抢乱了,光防守没有反击,显得很被动。”

建校近九十年来,湖北大学为社会累计培养了超过30万名各类高级专门人才,他们中有很多都成为了各行各业的骨干力量。

随后谈到青训的话题,王长庆表示:“过去带我们的教练都是国字号退役的球员,现在很多青训教练连球都没踢过,基本功都不会,就会哄孩子玩儿,所以到最后打基础的时候没打基础,该做力量的时候没有做力量,没有按照足球规律去训练,等到成年的时候一定不会有好的成绩。我们小时候被教练选材,会有简单的测验,现在的测验很少了,现在的青少年俱乐部就是为了盈利为目的,真正的质量没有提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