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氏木业超2000人投入淘宝直播“新零售带来了抗风险能力!”

疫情之下,广东佛山的家具企业林氏木业正在推动全公司线下业务接入淘宝直播,目前,有超过2000名员工投入了直播。不裁员,保证导购底薪,靠着新零售,林氏木业在疫情发生后线上销售仍增加了三成。

“以往我们虽然也做直播,但线下的生意还没有完全接入直播。在这次疫情期间,我们公司针对线下门店开展直播这块业务已经进行了一系列培训。”林氏木业联合创始人、林氏木业全渠道中心副总裁崔杰慧告诉记者,“业务上我们有解题的方法论——线上和线下两大块业务里,线上部分,疫情基本没有影响到我们,我们就继续保持原来的节奏;线下部分,直播就是我们的解题方案。”

除此之外,工厂延迟复工对物流公司最直接的影响就是人力与房租成本攀升。蒋海辉所在的企业有员工126人,单在人工上的开销就高达100余万元,而办公室及仓库场地租金每月也超过10万元。

林氏木业的业务一半在线上,一半在线下。这家公司2007年就“触网”入驻淘宝,也是最早一批试水新零售的家具企业。线下店暂时不能开业的情况下,林氏木业线上业务还在增长,访客流量和销售同比增长百分之二三十。

周吉龙认为,企业延迟复工,实际上压力最后都会传导到物流公司身上。

黄建国所在的长沙银汉物流公司,客户主要在珠三角地区的电子产业公司。他判断,即便企业复工,物流企业的全面复工也会延迟到3月初。

实际上,物流问题在制造行业领域显得更为严峻。

在他看来,物流行业中受疫情影响最严重的当属物流公司,其中大部分是中小微企业。“如果把物流整个比作100%的话,超过90%的交易额或市场容量掌握在中小企业手中,顺丰、‘四通一达’等快递公司占比9%左右。”

除此之外,该企业主还反映,因为今年复工时间因疫情一推再推,产品的运输成本也大幅提高。

对消费品牌而言,假如一段时间业务量骤减,一个关键的风险就是客户流失。现在,林氏木业也着力推动直营店、经销加盟店加入淘宝直播,由公司承担湖北直播导购员两个月的底薪,湖北之外承担一个月的底薪。这不仅是为了突破供应链上下游企业复工复产不同步带来的现实问题,也是为明天做打算。通过售卖优惠券、预付定金等措施,林氏木业希望促成更多消费者完成购买,锁定未来的需求。

“如果你的业务很传统,工作沟通方式也很传统,那疫情一来,你基本上就是聋了哑了的状态。”崔杰慧说。

周吉龙也表示,物流公司对上游客户而言,一般是按周或月结账,有时候对于大的企业客户需要按季度结账,但物流公司对下游个体司机而言,需要尽快付钱,不能拖得太久。“这些物流公司现金流非常紧张,包括发工资、交租金的现金一般不会超过3个月。”

“我们这个传统行业,如果业务100%都是在线下,风险太高了。对一般的企业来说,一个月、两个月基本上就元气大伤,甚至要宣告破产。我们新零售的布局,鸡蛋并不在一个篮子里,这给我们带来了抗风险能力。”崔杰慧说。

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梳理发现,申通、中通、韵达、百世、德邦快递等企业快递服务网点已在10日陆续恢复正常营业。而中国邮政、顺丰、京东物流、苏宁物流此前一直正常运营。但即便如此,快递业到本月中旬也仅能要恢复到正常产能的4成以上。

压力最后传导到物流公司

“工厂没有复工,我们物流公司就没办法发货,而人员的工资、办公室和仓库租金按月需要支付,在没有收入的情况下压力巨大。”他说。

扛过了疫情来袭最艰难的时期,林氏木业计划由总部牵头,要求全国250个门店2000多人连动起来投入淘宝直播加速复工。现在,林氏木业的天猫旗舰店每天都有直播,预计3月初直播场次累计可达700多场。

21世纪经济报道及其客户端所刊载内容的知识产权均属广东二十一世纪环球经济报社所有。未经书面授权,任何人不得以任何方式使用。详情或获取授权信息请点击此处。

广东康航物流运输负责人蒋海辉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物流行业本身就是一个资金很紧张的行业,物流公司的抗风险能力普遍不强,中小企业更加难以承受市场波动带来的影响。

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企业主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因为此次疫情封路影响,一些在无锡的供应商无法将产品及时运到广东,因此只能选择就近更换供应商。但这涉及一系列的流程要走,包括寻找附近的供应商、审厂、工艺流程对接等,因此整个产业链都会受影响。

“越来越多的企业复工,对于运输的需求极速上升,但对物流行业而言,供给端出了大问题。”周吉龙直言,目前能跑运输的大车司机太少了。

原来,广州创维此前的原料备货仅够维持3天,远在浙江的供货商此时仍未复工,远水解不了近渴,工厂即将面临“断炊”。

“物流行业的畅通很大程度上决定了某个产业的供应链。一家企业复工只意味着产业链上某个环节恢复产能,上游的供应商、下游的经销商都需要物流行业的运输,因此物流也可以称作制约供应链的关键环节。”黄建国说。

“我们在年前完成了一批海外订单,原本打算在大年初四复工时及时运出。但因为园区复工门槛较高,错过了交货时间,10号复工后我们只能由海运改为航空运输,一下子让我们的成本增加了近50%。”在他看来,因为物流,不单自己的成本提高了,还导致了下游公司的成品价格失去了竞争力。

他以珠三角的电子制造业举例,东莞的电子工厂接到订单,需要远在湖南的上游供应商供货,也需要将产品从东莞运送至下游分布全国各地的经销商。“这就像是一个连环,一环扣一环。例如这次春节期间,上游的原料因为封路送不出来,影响到的直接就是下游购买手机的消费者。”

消费者下单一个杯子,快递只是物流中最后一个环节,但从原材料到工厂,从工厂到经销商,中间的物流运输非常复杂。

此前积累的数字化基础成了破局的关键。利用阿里巴巴商业操作系统,林氏木业于2018年6月完成线上线下会员体系的一体化,逐步统一线上线下的产品、价格、活动和服务等,并通过全域营销更精准地洞察消费者需求,提升运营效率。2019年12月的数据显示,在数据技术的帮助下,林氏木业获客成本下降了45%;截至目前,在天猫平台上粉丝超930万。

物流业将影响整个供应链

“运输的需求其实大部分来自于实体商品的制造和流通环节,任何一个产品生产出来前都离不开供应商之间的运输。”周吉龙以制造业物流问题举例。

但如今延迟复工,四楼偌大的主机生产组装车间内,4条生产线仅复工了2条,厂区内一片安静。

提及此次疫情对物流行业的影响,成都云柚物流CEO周吉龙感受颇深。

崔杰慧坦言,家居行业客单价高、消费频次低,疫情对春节这一消费高峰造成的影响,让品牌的生意遭到了不小的冲击。“不幸中的万幸,就是我们采取了新零售的商业模式。我们虽然也很不容易,但是还能活着,活得还可以。”他说。

该公司在钉钉上“云复工”,用视频和语音会议统筹工作、联络经销商,远程收集员工健康情况。线下没法走动,就在线直播拜访客户。整个林氏木业的员工都会被通知到位,公司不会裁员,安心地在家线上办公或者待命。

周吉龙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分析,一个制造工厂可能有2-3个供应商,同时一个供应商可能也同时服务2-3个客户,因此这些需求需要很多中小物流公司来完成。

若不是此次疫情,2月10日原本是广州创维平面显示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广州创维”)交付订单的日子。

“相比增长的物流需求而言,物流市场最大的问题是缺车。我们近期对公司平台上的数百名大车司机做了回访,发现其中能够出车的比例仅为10%。”周吉龙抱怨,目前绝大部分大车司机还被“隔离”在村子里,甚至有些村子做得更夸张,用挖掘机把路都堵了起来,导致人和货车完全出不来。

他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分析称,中国物流市场的供给端,绝大部分车辆是个体车辆,而个体车主又绝大部分以农村车主为主,尤其是湖北、河南、山东、安徽、河北等个体车主居多。

“在册的1150余名员工中,仅有450名员工到岗,因此产能只能维持原来的50%。”此刻,广州创维总经理黎杰伟甚至顾不上提升产能,他仍在为寻找原材料而奔忙。

这仅是上游企业延迟复工导致下游企业供应链面临“断炊”的缩影之一。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一方面,受各地延迟复工影响,加之防控升级背景下高速道路情况不一,不少已复工企业的物流需求难以得到满足。另一方面,受延迟复工所累,物流企业正在经受包括房租、工资等在内的多种成本压力。